会员书架
首页 > 历史军事 > 情敌因为我变成O了(穿越) > 分卷(37)

分卷(37)

目录
最新历史军事小说: 攻略目标她有读心术[穿书]渣攻追妻指南[快穿]渣了美强惨女主后[快穿]豪门女配,发疯爆红重生少女时代我养大了灭世天灾我和油王竹马上恋综后更红了重生七零:带着空间宠大佬师尊她清心寡欲重生之我是弄潮儿穿成各路大佬的老祖宗[娱乐圈]穿越夫郎有点甜重生之末世孕子拯救美强惨反派[穿书]路边的徒弟不要捡重生之将军轻点疼百无一用的小师妹[NPH]读心:炮灰万人嫌总被男主叫老婆豪门炮灰穿书日常炮灰不想回头看爆炸[快穿]

穆尔笑着,是啊,你活着更有价值,这个人就算活了下来,也是残废。那么你要牺牲他吗?

一个杀人诛心的选择。

亚尔曼却突然奋力伸出手,要去抠动手中的枪,却被打中了手臂,穆尔冷冷看着他,我这把枪子弹充足着,够在你身上再开几个洞了。

庄弈拇指手中枪上划过,我死了你就会放过他吗?

答案其实很明显。

嘛,会不会呢?穆尔偏了偏头,这是你思考的问题。

然而庄弈不会在一件事上失误两次,他举起了手中的枪,那来试试吧,是你快还是我快。庄弈笑了起来,手指扣上扳机,正如当初穆尔和殷余景对峙时一样。

穆尔眯起眼睛,瞥了一眼庄弈的头顶,冷笑道:好啊。

下一秒两人齐齐扣动扳机。

但是响彻整个仓库的,还有第三声枪响。

庄弈在那一个瞬间,微微侧头看去,瞳孔微缩。

仓库的楼顶一直都还埋伏着一个人。

禁闭室外士兵正守着庄承泽,却看见三王子带着皇家军队朝这里走了过来,连忙上前问道:殿下,有什么事吗?

让庄承泽出来。

士兵面露犹豫,这,可是

没有可是,你想违抗我的命令吗?

当然不是殿下,但是殷上将要求我严加看守的。

哦,你的意思是我的话比不上一个殷余景?三王子斜眼看向他,语气变冷,说着就拿出枪一枪解决了那个士兵。

□□室的门被人打开,庄承泽睁开眼睛,看见三王子逆光站在门外,垂下眼看向他,还活着吧。

是的,殿下。庄承泽出声回应。

这些日子,庄承泽待在□□室里饱受煎熬。

在这种敏感时期,在这种重要基地出现了叛国者是很严重的事。

之前就有人怀疑他,但有三王子为他担保,也只能做罢,谁想到真的印证了他们的猜想。

殷余景的属下之对审讯敌人的事情已经很熟悉了,而且常年跟在殷余景身边,心性也有所磨练,根本不在乎庄承泽身后的王室,庄承泽被折磨的很惨。

他也确实有些本事,一直守口如瓶,不吐露一个字。

他就知道自己肯定会有重见天日的时候。

庄承泽,我要你现在帮我一件事。三王子眯起眼睛,去解决掉殷余景。我的禁卫军将全由你指挥。

庄承泽睁大了眼睛,没有说话。

怎么?害怕?有这么多人,解决掉一个殷余景你还做不到?

他身边还有一个s级的alpha呢。

噢,你担心这个?三王子勾起嘴角,庄弈已经死了,两个子弹,一颗心脏,一颗太阳穴。

什么?庄承泽猛然站起身,满眼的不敢置信,您是说真的?

三王子挑起眉来,你可以不信。

说完留下了这些士兵,就离开了。

庄承泽忍不住仰天大笑。

庄弈,笑到最后的果然还是我。

笑完后,庄承泽看向房间外,毅然走了出去。

祁阳本来还在检查监控,这里的监控遍布范围很广,并不只有指挥中心这一小块范围。

他准备看最近进入系统控制中心的都有谁,却发现了其他的异样。

他皱起眉来,疾步往外走去,拿起指挥部的电话,维尔特!你现在在哪儿!

维尔特似乎被他的语调吓了一下,在,在主城。

你们不在前线在回来干什么!违抗军令,处死都是轻的。祁阳声音带了怒气,这种关键时刻,居然犯这种错误。

可是,我们是接到命令让即刻返回的。

谁的命令?

三王子。

祁阳一愣,还没等反应过来,一个军官跑了过来,长官,皇家军队的人来报告说国王传话召您过去。

祁阳面露疑惑,为什么偏偏在这个时候?

皇家军队也跟着那个军官走了过来,祁长官,不要再浪费时间了,快跟我们走吧。

祁阳垂下眼睛,想要理清些什么。

在祁阳移开视线的时候,这个人眼神却露出了一丝狠意。

庄承泽带着人往指挥中心走去,路上的人看见他的身影都露出了讶异的身色,特别是看到他身后还跟着皇家军队。

没过一会儿,庄承泽就在一栋楼下找到了殷余景。

两人对视一眼,庄承泽抬起手,指挥身后的这些士兵道:上。

殷余景身边站着的下属立即拔枪道:你想干什么?

看不清楚这些是什么人吗?庄承泽狞笑道:现在不是我要你的命,是王室要。

说完也不废话,周围的士兵举着枪,开始射击。

殷余景却极为迅速地领着旁边人的领子进了后面那栋楼。

庄承泽连忙下令,追,别让他跑了。

殷余景进了楼内,将手中的人从窗户中扔了出去,然后一个人上了楼。

士兵没管被扔去的,直接跟着他的身影追上去,一边追还一边拿出枪密集地射击。

殷余景不是吃素的人,极具技巧的躲过所有子弹。

他站在楼道口,对着下面的人,拿出了一只□□,毫无虚发。

而在另一边,庄承泽没有跟着士兵走楼梯,直接上了侧边的电梯,绕着路到了殷余景身后,然后无声地举起了枪。

不过还是被殷余景察觉了,他侧了一下脸,正要躲开。

庄承泽说道:通知你一声,庄弈已经死了。

听见这句话,殷余景明显停顿了一下,庄承泽也顺利地攻击到了他。

殷余景后退一步,嘴角流下了一行血迹。

真是可惜,本来还想着趁着他活着的时候做实验。庄承泽哈哈笑起来,真替你感到伤心,见不到自己伴侣最后一面,应该会死不瞑目吧。

殷余景的血缓缓流淌下来。

滴答,滴答。

落在了地上。

但是接着庄承泽却看见他的嘴角缓缓上扬。

庄承泽皱起眉头,察觉出一丝不对劲,他警惕地看向周围,还没等他作出什么反应。

殷余景身旁的窗户猛然炸裂开来,在碎玻璃四处飞散的瞬间,就见庄弈从中跳了进来,然后身形利落地踹上了穆尔的脸,手上的匕首插入他的肩膀,直接深入地面,将他钉在了地面。

庄弈拍了拍手,直立起身,看向殷余景,上下看了一下,笑了一声,有点狼狈啊。

殷余景手指轻轻擦去脸上的血迹,或许你该知道是因为谁?

在他们说话时,庄承泽准备拔出刀逃跑,庄弈却反脚踩在了他身上,然后低头问道:谁放你出来的?

庄承泽痛的说不出话来,盯着庄弈。

不说话?庄弈拔出他肩膀的刀,你不说我也知道。说完又一次地往下刺了下去。

接下来就轮到真正的穆尔了。

那时,庄弈的枪最终依旧比钟簿快了一秒,虽然他身上还是挨了两枪,但是都不是致命伤,所以那个仓库响起了第四声枪响。。

扶着钟簿挟持的士兵准备离开时,庄弈想到了一件事。

转身查看了一下钟簿的尸体,然后就发现了不对。

这个钟簿,他的眼睛是好的。

那就是说,真正的穆尔还活着。

路上他一直在思考,将所有事情串联在一起,庄弈才想明白穆尔究竟伪装成了谁。

为了引蛇出洞,所以他假装自己被杀的情景。

殷余景抬眼看了一下两人站的地方,旁边就是武器操控中心,他笑着看向庄弈,放心,他一会儿就会自己过来的。

就在这时,三王子带着人连忙赶来,却看见庄承泽倒在地上,毫无声息。

而殷余景正站在旁边,再右边站着的居然是完好无损的庄弈。

他愣了一下,随即皱起眉来,这是怎么了?你们不好好对付科奥苏,居然搞起内讧来了?

庄弈利落的拉开手中枪的保险,转身就朝对面的三王子射去。

躲闪及时,却依旧中了枪,离心脏几乎只差毫厘。

所有人倒吸了一口冷气。

心里都在想庄弈是不是疯了。

三王子捂住伤口,无力地半蹲了下去,抬起眼睛看向庄弈,暗道看来被发现了。

他朝身边的士兵怒道:愣着干嘛!

士兵这才反应过来,将他护在身后举起了枪。

而三王子躲在人群后,转身就拼劲最后一股力气,从窗户往下跳了出去,庄弈和殷余景追到窗边就看见下面祁阳带着人挡住了路。

当祁阳听见是三王子下令放了庄承泽就觉得事有蹊跷,便强硬从皇家军队中闯了出来往这边赶来,没想到一来就看见一个人跳窗下来。

庄弈啧啧两声,从旁边已经吓的石化的军官手中拿过狙击枪,走到窗边,这次可不会再让你跑了。

说完举起枪,瞄准了射击目标。

他的准头基本不用看就知道结果。

旁边的殷余景漫不经心地点燃了一支烟,夹在手指中间,手撑着窗户笑看射击姿势的庄弈。

穆尔受了伤,身上也没有武器,像是感觉到了什么,转过头来看向楼上窗口,睁大了双眼。

要逃。

不然

心里虽然是这么想的,但是他的身体已经不听使唤。

下一秒,一声枪响,三王子没来得及躲避,被射中了眉心。

闭不上的双眼满是不甘。

皇家军队也在这时追了上来,看见倒地的三王子,一时间惊讶到说不出话,就要举枪开始无偏差射击,你们胆敢!

祁阳却毫无畏惧地走上前,拿着一把枪,动了动三王子的一只眼睛,然后众人就看见一个假眼掉落出来。

这只假眼瞬间说明了一切。

半个月后,战役结束,没有穆尔的里应外合,科奥苏不成气候,与此同时,三王子的尸骸被找到了。

王室悲痛不已,但事已至此也没有办法再改变什么,只能再另备人选进行培养。

庄弈知道王室肯定还惦记着那些矿产,只是不敢再对自己动什么心思,他懒得和他们虚与委蛇下去,觉得麻烦就直接转让给了祁家。

你真是把难题都推给了我啊。祁阳无奈一笑。

不好吗?

挺好的。祁阳看着庄弈淡淡笑,那么之后你们打算怎么办?

还没想好,休息一段时间,应该会在星际玩一圈吧。

真的不打算留下来?你这次可是立了一个大功。

庄弈摇了摇头,志不在此。

祁阳低头沉默了一下,笑道:好吧。祝你们一路顺风。

庄弈站了起来准备离开,转身看见了庄承安站在门口,在自己恢复后好像一直没来得及见他。

哥,这次谢谢你了。

庄承安摇了摇头,也有我的错。

有什么错,谁知道会出这些事。庄弈丝毫没在意这些。

庄承安沉默下来,片刻后又问:你要走了。

嗯,有时间再回来看看。老宅那边请你帮忙打理了。

庄弈和庄承安说了再见,就和他们挥手告了别。

到了大门口,庄弈看见殷余景的车在外面停着。

他坐了上去,说起一件事,系统昨天传来消息,已经恢复正常了。庄叔费了挺大功夫来修整的吧。

要结束任务吗?

不了,正好趁这个机会休息休息。庄弈想了想,又笑道:而且现在这个时间,河边的萤火虫应该挺多的。

殷余景看着庄弈微微一笑,两个人朝着他们的小别墅驶去。

第48章 番外筑巢期

庄弈掀开被子,站起身来,肩膀上还有些咬痕,他不甚在意的摸了摸伤口,昨夜没有睡好,现在只能眼睛半睁着穿上了衣服。

转过头看了一眼床上的殷余景,大部分的omega在这种时候理所当然需要伴侣陪伴在身边,可能长达一周都不愿意对方离开自己一步,显然殷余景不属于这类人。

他看庄弈望着自己,手肘撑着床半坐起来。

这个长期在帝**队生活的人,留着不少伤疤的身体因为长时间的锻炼而依旧强健有力,如果抚摸的话,可以感受到是仍然微硬的肌理。

可是他又变了许多。

殷余景另一只手揽上庄弈的脖子,将他拉到近处,亲昵地亲了亲他,去吧。

庄弈最近事情不是很多,已经很久没有去学校了。一开始是庄承安建议他让他到军区,因为在那里有更广阔的未来,但是庄弈显然没有那么远大的抱负,所以只能就此作罢。

但是在雷云还是有一些任务要出,上次他就去了野外待了半个多月才回来。

而且带学生也不是轻松的事,这回他能感受到当初殷余景对自己是有多上心了。

忙了一天回到家,庄弈打开门就觉得空气中有些不同往常的味道。

他走到里边的卧室,看见地上堆满了他的衣物,殷余景躺在中央而在衣服堆里露出的眼睛带着笑意,再也没有往常的凌厉。

庄弈愣了一下,筑巢期?

没有细想,他走上前想先将殷余景弄到床上去,却被拽住了领带,拉到了地上。

殷余景虽然可能被特殊时期所影响,但他终究不同一般的人,即便是现在眼中其实还是清明的。

他扯着领带,将它缠绕在手腕,然后从庄弈的脖子上抽离,接着一颗颗解开了庄弈的扣子,声音带着一丝沙哑说道:看来你还要陪我几天。

庄弈看了他一眼,笑了一下,没有拒绝。

目录
万户侯枭雄夫人娇杏记公主嫁到恶毒炮灰每天都在翻车[快穿]穿成男主和反派的白月光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