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书架
首页 > 历史军事 > 我带骷髅逛末世(穿越) > 分卷(106)

分卷(106)

目录
最新历史军事小说: 攻略目标她有读心术[穿书]渣攻追妻指南[快穿]渣了美强惨女主后[快穿]豪门女配,发疯爆红重生少女时代我养大了灭世天灾我和油王竹马上恋综后更红了重生七零:带着空间宠大佬师尊她清心寡欲重生之我是弄潮儿穿成各路大佬的老祖宗[娱乐圈]穿越夫郎有点甜重生之末世孕子拯救美强惨反派[穿书]路边的徒弟不要捡重生之将军轻点疼百无一用的小师妹[NPH]读心:炮灰万人嫌总被男主叫老婆豪门炮灰穿书日常炮灰不想回头看爆炸[快穿]

景澜直直地看进夏希的眼睛,像是被蛊惑了:只要和你在一起,做什么都好。

夏希却不满意这个答案:在那之前呢?在你还不记得我的时候呢?

景澜认真想了想说:保护小叔景岳,还有复仇。那时我不知道景岳就是博士,我想保护和复仇的对象竟然是一个人。

他有些感慨地摇摇头,勾起一个自嘲的笑容。他这一生,除了遇见夏希这件事以外,当真没感受过命运半点善意。

但这也不是夏希要的答案:更早以前呢?在被博士抓到避难所,甚至你还没有拥有现在的异能的时候,那时你在想什么?

景澜的思绪跟着夏希的提问飘远,那时候对他来说,仿佛已经久远得像是上辈子了。那时的他活得对于未来毫无期待,按部就班地完成学业,按部就班地进入父亲的公司上班,每天重复着自己不喜欢的工作,准备给被父亲偏爱的弟弟当一个称职的下属,以此换取父亲偶尔施舍的一点温情。

或许正是因为得到的爱太少,才造成了之后那段时间,他对人的轻信。危难之中朝夕相处的同伴,让他产生了一种如同家人一般的错觉。他放任着这种错觉,甚至庆幸着这场灾难,让他不在形单影只。

大概是想拥有能够彼此照顾守护的人。景澜看向夏希,浓重如深海的内心像是终于被阳光透过,恍惚有了一丝明悟。

其后他追求的,遭遇的,憎恨的,全都来源于此。

因为渴望,所以他盲目地轻信了自己的同事,自己的家人,因此一次次遭遇背叛,他憎恨着博士,憎恨着命运。但其实真正让他憎恨的,是那种没人在意,没人依靠的绝望。

好在他如今已经找到了夏希,他的爱人,他们如今共用一命,连死亡都不能把他们分开。

我已经找到你了。景澜握住夏希那只画下契约的手。

可我却觉得还不够。夏希将手指从景澜指缝穿过,变成十指交叉的模样:我们可以是彼此的唯一,但除此之外,你值得很多很多人的喜欢,你该拥有更多可以信赖托付的人。家人,爱人,朋友,别人有的,我希望你只多不少。

我也希望你除了爱我以外,也能爱上这个世界,也能好好爱你自己。

景澜不自觉地喉结上下滚动。他忽然觉得口干得要命,喉咙像是被卡住,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夏希那双眼睛仿佛能一眼照穿他的心底,看到他佯装的冷漠乖戾之下,隐藏起来的孤独和自厌。

他明明已经打算独自在深渊之中腐烂,夏希却固执地像只猫咪,咬着他的裤脚,硬生生地把他拖进阳光,强迫他去晒太阳。

好,我答应你。景澜郑重地说。虽然这很难。他很难再信任夏希以外的人,对他们敞开心扉,更别提成为家人朋友。

但是如果这是夏希所期望的,那他也会努力去做。

夏希露出满意的笑容,一口喝光杯子里的巧克力,站起身来:休息得差不多了,我们去外面转转。

城内的战况也在愈演愈烈。

一开始,接着城内的武器机关,加上充足的人手,守城一方还能在潮汐中占据一些优势,可是渐渐的,随着伤亡的不断增加,异能者的异能剧烈消耗。整个阵型正朝着地下城的方向不断收缩。

朝墨在沉默里挂断电话,就在刚刚,他接到花姐的消息,她们所驻守的一个据点全军覆没。

这才是潮汐之后的第二日,城里的异能者死亡过两千,重伤失去战斗能力者超过三千。

他已经竭尽全力在救人,研究所库存的药物也被用上,可仍旧不够,远远不够,他们每时每刻都在死人。

被他们杀死的变异生物已经多达两万,尸体和晶石都堆成了小山。可潮汐中的变异生物却仿佛源源不断,永远也杀不尽似的。

那些被朝墨强压下去的意见,在此时也一个接一个地冒出来。

静廷市的管委会的人说:博士每次都能预判敌人的行动,如果是他在这里,一定不会让大家陷入这样的被动。

联军中和朝墨发生过龃龉的人说:朝墨一定是公报私仇,故意把他们的队伍派到危险的地方,借变异生物的手杀光他们。

被强制参加城防,已经萌生退意的的雇佣兵说:若是这座城守不下来,也没什么必要谈以后了。

时间差不多了。朝墨看了看时间,开口道:放弃城里的据点,所有队伍撤守至地下城入口。

放弃?那那些变异生物很快就会聚集过来,你总不是在指望到第三天他们自己就散去了吧?秋臻语气刻薄地说。

从得知博士死讯之后,她就憋了一肚子情绪。为什么死得不是这些人。为什么死的不是自己?如果博士还在这里,一定能给出比这更好的方案,如果博士在这里,也不会有任何人胆敢出来质疑他的任何决定。

她绝不认可朝墨成为静廷市新的主人,就算他是博士挑选的也不行。这个世界上,除了博士,没有人能带他们找到末日的出路!

总比都在外面送死强。撤,都撤,博士让我们听朝墨的,你听着就是。总不至于你觉得你比博士选的人更英明吧?盛柏烦躁地挥挥手,他本来就和这个博士的助手不合,以前博士在的时候,还估计着,勉强给对方留几分面子。现在便是半点面子也不想给了。

联军和雇佣兵对此倒是没有异议,撤退是他们目前能减少伤亡的唯一办法。

当联军向后撤退后,变异生物果然跟着他们朝地下城的方向涌过来。这里只有一个出入口,一时间,压力倍增。

忽然,一群银白色的身影出现在避难所的阵前,他们人数足有上千,穿着亮银色的骨质铠甲,组成严密整齐的阵列,他们逆着撤退的人流冲入变异生物群众,俨然像是一把利刃在潮汐中划过,将浪潮劈成两半。

六级异能下骷髅的体质比五级身体强化异能者更强悍,又能免疫大部分伤害,加上部分骷髅还能使用远程异能,夏希控制的骷髅大军完全是以十分之一的数量压着潮汐中的变异生物打。

潮汐生物中不乏有些开启了智慧的生物,它们躲在潮汐的后方默默观察了一会儿,立刻发现这些来路不明的骷髅,都是由不远处一间塔楼上,穿黑色斗篷的人控制的。

于是它们发出叫声,指挥控制着队伍里的先锋,那些飞行类的变异生物朝塔楼铺天盖地地攻击过去。

一道黑色的幕网在天空织成。那是充满毁灭之力的气息。所有撞在上面的变异生物,瞬间汽化,或变成几滴浓水滴落在地上,除了异能晶石,连一根骨头都没能留下。

潮汐像是终于触到了礁石,撞得支离破碎,终于再也凝聚不起攻势来。

朝墨冷静地观察着战局,注意到变异生物终于萌生退意,,不再听从几只高等级变异生物的指挥,而是开始三三两两地后撤。于是立即下令:趁现在,所有人,进攻,杀光外面的变异生物,一只不留。

反攻的号角正式吹响。异能者举着自己的武器,宣泄这一天多以来的恐惧和愤怒。

而重生者的目光里更多了一种叫做希望的东西。他们比其他人更清楚。这是两世以来,人类第一次战胜潮汐。

不是四散溃逃后的苟且偷生,不是躲避起来的苟延残喘,而是真正击败了数万变异生物,战胜了潮汐。

这一刻,他们终于意识到,这一世到底是和上一世不同了。他们拥有了重生的优势,早早地开始了正规的异能训练。他们摒弃了仇恨与隔阂,保留了更多生命,也在潮汐面前拥有了更多抵抗的力量。他们建立了最强大的避难所,争取了更多备战时间,也准备了更充分的武器弹药。

以及激动的人群把目光投向地下城之外的高塔,那里有两个修长的身影并肩而立,在他们脚下,是一千多名骷髅组成的军队,它们像是一道城墙,把地下城牢牢护在身后。

而地下城内,新上任的指挥官长长地舒了口气。

于是地下城里响起欢呼,众人高声喊着三人的名字。朝墨记得前世,逐光城的人也曾这样高喊着他的名字欢呼。其实他们并不在意这个名字的主人是谁,他们所呼唤的,不过是一个能让他们看到未来的希望罢了。

成功了。高高的塔楼上夏希摘下兜帽。被众人欢快的气氛感染,他眼角也弯起意思笑意。

一天一夜的时间,他游走在各处,一刻不停地收容那些死去的灵魂。他们的愿望和生者是一样的,他们想要打退这波潮汐,他们想要守住这个城市。

你听到了吗?夏希仰起头,风吹起他银色的发丝,在风里轻轻飞舞。

欢呼声?景澜拥住夏希,吻他的发顶,他其实没有太多实感,不过看到夏希开心,他便也觉得心情变得轻快起来。

现在有很多人,他们喜欢你,把你当做希望。夏希吻住景澜的嘴唇。

嗯。景澜用鼻音应了一声。

以后会有更多人。

好。

战斗结束,人群逐渐忙碌起来。要做的事情还有很多。

邹青带着研究所的人开始清点损坏的机械。盛柏带人在外面收拾战利品,联军各自收整着自己的队伍,从某种程度来说,他们也算是完成了这一趟的目的。

静廷市管委会的人正在维护秩序,数十万静廷市的居民陆续从地下城离开,返回他们原本的住处。他们很快就会发现原本的住处已经变成了一片废墟。不过没关系,只要没有变异生物的侵扰,活着的人总能很快在废墟上盖出一座新城。

你们俩,要在上面卿卿我我到什么时候。不知何时,朝墨出现在高塔下方,一脸揶揄地仰头看着两人。

夏希和景澜下了塔,又被一大群熟悉的,不熟悉的人围住。

夏希从里面看到了张云涵的身影。她远远朝自己挥了挥手,又转身去清点自己的队伍去了。

到底发生了什么,这两天忙得我一头雾水。顾明最藏不住话,一看到夏希就急忙问道:什么神明,什么时间悖论的,博士怎么就消失了呢?

夏希把先前的经历大致和众人讲了讲。

原来队长的异能是这么来的!顾明听了半天,只关注了这一件事。

确实解答了我很多疑惑。朝墨也点点头。他之前就曾奇怪过,无冤无仇地,博士为什么要用那种手段对付自己,现在倒是总算明白了。

下一步你们打算怎么办?景澜问朝墨。逐光在小岛上的基地已经没了,眼下要么就在逐光城安顿下来,要么就要重新再找个基地。

我会联络逐光的其他人,接应他们来静廷市。朝墨说。言下之意就是彻底在静廷市安顿下来。

队长,我们真的要留在这里?顾明小声地问朝墨。虽然接管了这里,他们立刻就能摇身变成末世里最大的势力,但是这里的人都曾听命于博士,和他们立场敌对。

有共同的敌人时还好,一旦安全下来,这些人难免不会生出些旁的心思。

向磊也露出担忧的表情:是啊,凭我们这点人,真的能控制住一个这么大的城市吗?

朝墨推了推眼镜:从零开始我们都试过了,现在有什么好怕的。

也是。顾明听着朝墨的话,油然而生出一种对未来的信心。他们有什么好怕的,博士都搞不定的他们,难道还怕区区一个博士手下的静廷市?

倒是你们,将来有什么打算?朝墨把目光移向夏希和景澜。

从朝墨的角度出发,当然希望他们能留下,震慑这里的其他势力,也给静廷市的安全添一份保障。但这只是朝墨的希望,他并不打算用自己的想法束缚对方。

我打算去旅游。夏希语气轻快地说:到各处转转,等玩累了就回来,记得给我们留间房。

旅游?朝墨有些意外:现在吗?

末世里交通基本都被阻断了,去哪都很不方便。虽然夏希现在拥有了六级异能,但是末世里变异生物的异能多种多样,防不胜防,依然很危险。

博士之前提到了一份变异生物名单。夏希说:里面都是一些,可能在末世变得极其强大,最后毁灭世界的变异生物。我想挨个见识见识。

夏希说得委婉,其实就是打算趁这些变异生物没有完全成长起来,能杀一个是一个。

就你们两人去做这件事?朝墨露出几分担忧:不如把名单公布,大家分工合作

不必了,山遥路远,人多只会增加物资损耗。夏希抬起手,白色的骨珠串成长长的一串,足足有千枚之多:再说,我这里人也不少。而且,我答应了景岳,这算是,我和他的契约。

朝墨微怔。当夏希说起契约,他便自然地联想到亡灵契约,可景岳不是已经被时间悖论抹消了,怎么还会有什么契约存在。

他的身体被抹消了,他的灵魂碎片还存在。毕竟他像我许愿了,按照规则,灵魂碎片归我。夏希说:就在研究所一个编号为0129号人造人的身上。不过因为缺少核心零件无法运行了,现在还在沉睡。

就让他在那里看着吧,这片城市和这个世界的未来。

联军队伍分别离开后,夏希和景澜也告别了朝墨,开始了他们的旅程。

路上,景澜问夏希:你真的保留了景岳的灵魂碎片。

只有负责情感的那一部分。夏希说:毕竟他一开始就把这部分从身体里拆出来了。以后就算苏醒了,他大概也搞不了科研了。

景澜想,这对他来说,或许也是最好的结果了,冷血理性的博士消失,留下的是依然对他拥有感情的亲人景岳。

景澜想起夏希的话,他说恋人、亲人、朋友,别人的有的,你也不能少。

景澜心里泛起柔软的甜意。

景岳的愿望很难,但夏希依然愿意为他去尽力完成。

前路很长,末世的危机也远远没有终止。但此时此刻,景澜感觉到前所未有的心安。

夏希,我现在有点喜欢自己了。景澜说。

诶?

因为他被你爱着。

(全文完)

目录
就是喜欢你嫁病娇世子冲喜的日常七零模范夫妻穿成豪门大小姐后她是白月光女配清穿之后宫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