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书架
首页 > 都市言情 > 离婚后前妻成了债主 > 第393章 一个果篮子而已

第393章 一个果篮子而已

目录
最新都市言情小说: [洪荒] 我的夫君是道祖[综英美] 扮演自己笔下角色岂不是轻轻松松[阴阳师同人] 攻略鬼王的一百种方式[阴阳师] 深海少女谁能拒绝徐助理呢?[综] 神二代的我命途多舛[咒回同人] 我在高专通关副本[咒回同人] 人格纠正系统庶女多福蚌中之珠[综名著][HP同人] HP食死徒修炼手册[综漫] 带着附身系统穿越2团宠小凤凰他睡过头了日以继夜魔尊被我始乱终弃后装人设也是会累的栀野缭乱(1v1叔侄)全心全意(粗口H)恶种(校园 1V1)

石锅拌饭。

温暖喜欢吃肉,虞诗词应该···她应该不用减肥吧,在韩谦等待午饭的时候,蔡青湖的电话打了过来,接通后怒吼就在对面传了过来。

“你把皮尔斯送进医院了?韩谦!你是不是有暴力倾向。”

“心疼他?那你起诉我吧。”

话落韩谦直接挂断了电话,韩谦是个讲理的人,但有前提,前提是这个道理是他吃亏,如果说发生斗殴,他不需要别人来帮忙,但是你们也别特么过来和我讲道理说谁对谁错。

说白了就是不讲理。

我帮亲不帮理,你们要是感觉我错了,那就别联系了。

这是温暖没有去阻拦韩谦的原因。

她是真的害怕,韩谦轻易不生气,一旦生气了,那就不是小事情。

正在开车蔡青湖被气得狠狠的砸着方向盘,随后拿起手机打给她的闺蜜,接通后怒道。

“你不知道韩谦的脾气?他敢拿着枪和冯伦对射啊!不知道你这个表哥皮尔斯的秉性?现在人被送进医院了!我是保姆么?我是保姆么?我是保姆么?”

吴青丝捂着头无力道。

“哎,我已经知道了,被韩谦秒杀么,鼻软骨错位,韩谦怎么这么保守?亲个手背都不行?”

“他要不是不保守至于现在还是一个处男?身边五六个姑娘就差没洗干净躺在他床上了,温暖和她睡在一个床上三个月了还是处女,你说呢?他就是传统到骨子里的人,刚才打电话说让我起诉他,烦死了!你问皮尔斯多少钱能解决。”

“他不要钱,他让韩谦过去给他道歉。”

“那让他在医院躺着吧。”

等蔡青湖找到韩谦的时候发现这个家伙正坐在畅享正门外的台阶上,捧着一碗饭狼吞虎咽,蔡青湖走上前夺过韩谦手里的碗,用这韩谦用过的勺子往嘴里塞饭,鼓着嘴气呼呼的看着韩谦,含糊道。

“你辣呜呜呜,闻咕咕咕,五万。”

韩谦打开另外一份,抬起头含糊道。

“你咽下去在说。”

“我说你打他干嘛?人被你送去医院了,咋办!这个皮尔斯是我请找来的,我听说温暖要做医院缺一个门面担当,她有点急,就让小萝卜丝把她的皮尔斯表哥请了过来,现在好了,亲一下手背能死啊?金子做的?”

韩谦看着蔡青湖皱眉道。

“他也亲过你手背?”

“亲过,咋地?”

“我在去打他一顿。”

蔡青湖单手捧着碗,另一只手按着韩谦的脑袋哀求道。

“我的祖宗啊,你就消停一会吧,我都没见过这个皮尔斯亲什么手背啊?啊?你现在坐这儿干嘛?”

“被温暖给撵出来的。”

“给你撵出来?你对我那脾气呢?”

“没脾气了,说!咋办!要钱没有。”

看着这个气人的玩意,蔡青湖真想把一碗饭扣在他的脑袋上,这要是能用钱解决还用过来找他?三五十万算钱还是三五百万算钱?蔡青湖都不知道自己有多少钱,她就记住爷爷死前最后一句宠溺的话。

“娃儿,喜欢车就买,一月换一辆都行,爷爷没办法在陪着你了,别累着自己。”

蔡青湖闭着眼叹了口气。

“人家不要钱,让你过去道歉。”

话落看韩谦站起身就走,蔡青湖捧着碗小跑追上韩谦,急切道。

“你干嘛去啊?”

“不就一个水果篮子么!”

这歉还真得道,不是韩谦怕这个皮尔斯,也不怕吴青丝,他怕的是温暖,刚才去送饭的时候看着这姑娘坐在办公室哭呢。

急的!

蔡青湖介绍过来的人被韩谦揍了,她不敢说韩谦,又感觉对不起蔡青湖,最重要的是她的医院需要这样的人才来打响名声,现在怎么办?温暖对着韩谦就说了一句话。

“你揍他干嘛啊?我怎么和清湖交代啊。”

都急哭了,韩谦有啥放不下面子的,不就买了果篮子么?多大点事?屁大点事儿!哭什么哭?

蔡青湖捧着碗吃饭,把车钥匙扔给了韩谦,韩谦看着蔡青湖,皱眉道。

“你很饿?”

“我生气就会饿,自己开车,我不是司机!”

没走出多远,温暖的电话打了过来,问韩谦去哪里了,如果没事的话就先回家吧,这件事情她去处理,韩谦弱弱的说买果篮子去道歉,清湖陪着一起去,随后温暖就告诉韩谦把手机给蔡青湖,她们俩说。

蔡青湖一手捧着碗,一手拿着电话。

“嗯嗯嗯,温暖我知道,我和他一起过去就是担心他在动手,哎呀,没什么不好意思的,这个皮尔斯秉性本来就不好,挨打活该,没事!我和小萝卜丝儿说了,她也说该打····嗯·····我知道的,你放心就行了,大不了咱们不用他了呗,听韩谦说你哭了,哭什么哭。”

随后韩谦感觉这俩人的对话不太对劲了,好像是在合伙骂他。

懒得和你们小姑娘计较,买了果篮子去医院。

现在韩谦都算是这个医院的熟人了,三天两头就来一次,只不过这一次不是他有问题,而是给别人送了进来,韩谦推开病房门,也不管病房里面都是谁,双手提着果篮子弯腰喊道。

“骚瑞!”

十分真诚,他也就会这几个单词。

病房里和皮尔斯同行的金发女人被韩谦的样子给逗笑了,韩谦起身转头看向蔡青湖,小声道。

“你能翻译不?”

蔡青湖点了点头,韩谦走上前放下水果篮子,皮尔斯当即做出了防御姿态,韩谦见此撇了撇嘴,轻声道。

“在中国没什么亲手礼,你这样算是耍流氓,揍了你也属于白揍,你要不服气,等你出院了,咱们来在练练。”

说话间韩谦在水果篮子里面拿出一个苹果,皮尔斯还以为是给自己的,刚伸出手,韩谦张嘴咬了一口,转头看着蔡青湖等待她翻译,蔡青湖咬牙瞪着韩谦,低声道。

“有你这么道歉的么?”

随后转过头对着皮尔斯噼里啪啦的说了一堆,看着皮尔斯的表情,韩谦就知道蔡青湖没按照他的话去翻译,当皮尔斯伸出手想和蔡青湖握手的时候,韩谦当即伸出手把蔡青湖拉倒身后,皱眉看着皮尔斯,疑惑道。

“你挨打没够?”

这时候那个金发女人给皮尔斯说了一大堆,皮尔斯吉拉瓦拉,语速很快的也说了一堆,似乎很生气,金发女人无奈的叹了口气,看向韩谦轻声道。

“他说亲你妻子的手是一个意外,也不知道你是温副总裁的老公,这件事情他可以不计较,但是你为什么还要护着蔡青湖。”

韩谦撇嘴道。

“告诉他被收一收花花心思,我们中国的姑娘我们自己来保护疼爱就行了,让他哪儿凉快就哪凉快去,要回国我给他买机票,要是想打架我随时能奉陪。”

话落韩谦咬了一口苹果,继续道。

“吴青丝的表哥是吧?正好我和你表妹也不太对付,别拿你的双学位太当回事儿,能人异士数不胜数,我们畅享不差你一个,你们俩也听着,现在的中国已经不是以前了,你们外国人在这里没有一点优势。”

金发女人没有给皮尔斯翻译,而是看着韩谦眯眼笑道。

“韩先生,你不觉得你的这番话破坏了国际友谊?”

韩谦撇嘴道。

“我就是个农村种地的,现在是个小白领,国际友谊对我来说太遥远,我也不配认识国外的朋友,所以你说的国际友谊和我一点关系都没有,我是全国素质最低的人,还是个愤青,有说错话的地方你们别和我一般见识,你们计较我也懒得放在心上。”

金发女人听后冷声笑道。

“如果我们不接受你的道歉呢?”

韩谦站起身,伸了一个懒腰,这一瞬间肩膀的伤口再也绷不住了,鲜血渗透衬衫,而韩谦似乎没有察觉一般,看向金发女人淡淡笑道。

“那你们就不要想着能走出这座城市了,我是真诚实意来道歉的,果篮子我买了,骚瑞也说了,当然你们可以不接受。”

金发女人和皮尔斯都在看着韩谦流血的肩膀,他们发现这个男人似乎没有知觉一样,韩谦顺着他们的目光也看了一眼肩膀,随后嗤笑道。

“让你们贱笑了,伤还没痊愈,如果你们觉得我的诚意不够,可以让这个皮尔斯把我的鼻软骨打错位,咱们这件事情算结束,继续谈合作。”

话音落韩谦弯腰对着皮尔斯指了指自己的鼻子,皮尔斯眼神疑惑的看了一眼韩谦,随后看向金发女人,开口询问,金发女人对着皮尔斯摇了摇头,看向韩谦皱眉再道。

“韩先生,这件事情我们可以当做误会,皮尔斯不遵守你们的规矩,你打了他,我也认为你是过来道歉的,我希望韩先生不要把私人恩怨夹杂在日后的合作中,这件事情我会让皮尔斯给温副总裁去道歉。”

韩谦直起腰,咧嘴笑道。

“这样最好了,我就说么,西方教育还是能教育出几个明事理的人。”

“韩先生,我在中国留学八年。”

“那刚才那句话当我没说,既然这样,古德拜?服软得?”

这可能是韩谦那散装英文中最占分量的两个词汇了,韩谦对着皮尔斯再次弯腰,认真道。

“骚瑞!”

二两英文用了仨,还有一个哈喽没机会用,对着蔡青湖使了个眼色,示意可以走了,当韩谦和蔡青湖走到门口的时候,金发女人开口了。

“韩先生请留步,请问您的肩膀是什么伤,还请您原谅我的鲁莽,这是职业病。”

韩谦举起受伤的胳膊背对几人挥了挥手。

“警用枪64式。”

金发女人惊呼开口。

“agunshotwound!”

蔡青湖转过身淡淡点头。

“没错,是枪伤,你不追究是对的,如果让我知道他的伤口是因为皮尔斯而撕裂,你们一个都走不了。”

“好啦清湖,吓唬他们干嘛呀?”

“好的呢,相~公。”

皮尔斯和金发女人眼神错愕的看着离开的两人。

带着枪伤动手?

这里不是他们的国家,枪支泛滥,能在这里受枪伤的没有一个是简单人,小角色。

金发女人双手抱怀看着皮尔斯,撇嘴道。

“踢到铁板了?知道痛了。”

皮尔斯不服气的开口反驳。

“chinesekungfu!”

中国功夫!

目录
壁咚尤物妻幸福终点站女神的妖孽保镖邪王骄宠:纨绔小王妃史上最强帝后最强灵武系统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