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书架
首页 > 都市言情 > 我拍戏不在乎票房 > 第317章 导演诡计

第317章 导演诡计

目录
最新都市言情小说: [洪荒] 我的夫君是道祖[综英美] 扮演自己笔下角色岂不是轻轻松松[阴阳师同人] 攻略鬼王的一百种方式[阴阳师] 深海少女谁能拒绝徐助理呢?[综] 神二代的我命途多舛[咒回同人] 我在高专通关副本[咒回同人] 人格纠正系统庶女多福蚌中之珠[综名著][HP同人] HP食死徒修炼手册[综漫] 带着附身系统穿越2团宠小凤凰他睡过头了日以继夜魔尊被我始乱终弃后装人设也是会累的栀野缭乱(1v1叔侄)全心全意(粗口H)恶种(校园 1V1)

抽中回归电影,楚舜挺满意,这次没有系统老婆帮忙作弊,纯粹是他欧皇在世!

至于是什么电影,几年后再说,现在说说当下的事。

逐渐所邀请的来宾一个不落都到场,本身就大得不明显的影厅,坐满了人。

《朝日新闻》记者做了个非常简短的访问——“楚导,这次日中建交五十五周年,您拍摄的《菊次郎的夏天》是表达什么样的心情,或者是怎样看法?”

这问题必须问,牛岛俊柴在华夏也会被询问到类似问题,因为甭管电影能不能展现出来,但话要说到一旁,态度摆出来。

“中日两国一衣带水,各领域各层次友好合作关系,我们全面深入发展,是好事。”

楚舜想都没想就甩出一段套话,然后道:“具体关于我对岛国的看法,全部表达在了电影里。”

此言一出,在场众人对电影期待感更强烈了些。

哪怕再拍摄一部《东京教父》类似的电影,也不能说是代表一个国家,流浪汉只是国家的一环,不能说对岛国印象只有某一群人,或是特定职业。

所以楚舜话很大,除非是家庭电影,可《菊次郎的夏天》又不是。

话说有一点很奇怪,楚舜两部电影总共只耗时四个多月,国内很多人都认为根本拍摄不出来什么好电影,纷纷是心疼我方楚校长。

但在岛国,没有太多类似言论,难道是岛国网民已不把楚舜当做人了?所以再不用人类的评判标准。

放电影前,有三个“过画表演”,楚舜估计是以前光影技术不先进,要做大型首映场需要一定的准备时间,就用表演来过渡。

请了三波明星,两位歌手一个女团,唱歌跳舞是那一套,看漂亮小姐姐还可以,楚舜瞅见有点眼熟的人,应当也是个和前世明星的长相相似的人。

“这个女团叫什么?”看到中途楚舜询问邻座。

邻座就是东宝株式决策局部长宫木丰,部长好歹也是圈内大佬,所以对于国民组合也了解一点。

他回答:“墨田7,最近人气较高的组合。”

楚舜点头又问:“都叫什么?”

这个问题就触及到宫木丰的盲区了,了解一点这一点也就是组合名字,他转念一想难道是楚舜看上了谁?

无论“上”是名词还是动词,都是好事,在脑中百转千回后,宫木丰立刻说道:“电影结束我问问索尼娱乐负责人。”

索尼是家大业大没错,但索尼娱乐又代表不了索尼,东宝才是岛国娱乐圈的霸主,索尼娱乐拍摄的电影,在国内都需要东宝发行。

“好的。”

楚舜虽然不知道为什么问个名字都要找到负责人,但也是随口好奇一问,也没有多留意。

过画表演结束,灯光一黑。

“啪”

开始——

《菊次郎的夏天》开场序幕也没有电影公司logo,出现一行小字:[祝贺中日建交五十五周年]。

随即是一段旋律《summer》,刚开始响起时,觉得普通,但越听越觉得舒适。

伴随配乐而来的动画开场——准确来说是图画,甚至没有草图那么高水准,像初中生随手涂鸦。

涂鸦内容是孩子半张脸,孩子眼中都是鲜花和天使,但天使和传统天使截然不同,穿着粉红色的衣服,除翅膀和光圈外,一点也没看不出天使本身模样。

逐渐天使放远景,原来图片中是身穿赤、绿、蓝、白色衣服的四位天使,中间躺着刚才的小孩。

《菊次郎的头七》的梗也不是没道理……

楚舜的图,造型设计是他专门询问小亚河二郎,让二郎说出他心中的天使模样,楚舜画的,没有照搬原作,二郎的描述也是奇形怪状。

在后世小亚河二郎十七岁距离成年还有一天时,家中割腕自杀,很多心理学家就跑来剖析这部映画片头——好像说了什么不该说的事。

说回电影,片头结束第一个映入观众们眼帘的,是穿着花衬衫肩挎小书包,从远处撒丫子跑来的正男,还是0.75倍数慢镜头。

大林宣彦对于儿戏般的开场不满意,也和本身不喜欢动画有关。

“配乐还可以,这段配乐和开场,是给观众了,非常基础的电影气氛。”虽然不喜欢潦草的序幕,但大林宣彦在心中依旧给片头公正的评价。

在第二排小林常吉想了想道:“久下先生和我说,序幕的动画图是导演自己画的,从东京教父的水准,不会可能如此潦草,是故意安排成这样的,另外配乐是真好。”

“这小演员好多头发啊。”宫木丰注意力和别人完全不在一个次元,正南跑起头发又多又蓬松,让他羡慕不已。

一看宫木丰的头发也是茂密,但实则是假发。

片头隐藏了不少细节,蓝色带着小翅膀的书包,代表这段正男开心的蹦蹦跳跳其实是和菊次郎踏上旅行后的状态,此处是倒叙。

另外通过正男奔跑的镜头引导,交代电影背景时代,并非发生在现代,而是二十多年前。

《菊次郎的夏天》剧情有明确分野,第一章节名[奶奶的朋友]

银幕上,歪歪扭扭的文字,儿童动漫一样是过场,以及优美的配乐,用这些技巧,把原本悲伤的故事,讲述得没那么悲伤。

所有喜剧的内核都是悲剧,菊次郎是用悲剧来讲喜剧,影迷们目前都没有发现。

正男和同学放学结伴回家,聊着夏日长假去什么地方玩,从谈话中得知同学有安排,但正男还无。

边走边聊,两人穿过公路,在近路上瞧见一群“坏学生”,两人换了一条路,两人跑起来。

少年被奔跑在浅草街头,轻快的音乐,一段段的运动长镜头,很经典展现浅草街貌。

运动长镜头是所有镜头中最难的,很多导演想要挑战难度秀水平,就喜欢花里胡哨的往影片中加。

此处有一点值得说明,长镜头并不等于一镜到底,前者是可以剪辑,通常是用空场景以及暗视角把剪辑点藏得非常隐秘。

只要拍摄一个物体或场景在十秒以上都属于长镜头,楚舜会经常看到有人在网上说,“五分钟的长镜头有剪辑不是假的巴拉巴拉”,有剪辑没错货真价实也没错。

在蒙太奇手法不成熟的一二十年代,基本都用长镜头拍摄。

一镜到底一定是长镜头,反之则不成立。

蒙太奇可以剪出各种效果,为什么要用长镜头?因为长镜头的沉浸感是超过蒙太奇的,它会让影迷更有参与感,当导演想要将影迷们瞬间拉入故事,长镜头是最佳选择。

《杀人回忆》例子鲜明,两分多钟的运动长镜头,开场就跟着男主走进凶案现场,看到证据如何被破坏,还有尸体的样子,马上被带进了凶杀氛围。

菊次郎这段长镜头,也是为观众代入正男和同学的活力,并且完整展现浅草街头风貌。

在岛国取景非常简单,虽说菊次郎的背景是千禧年左右,但不需要对取景的房屋进行大规模的改装。

二十多年前的浅草,其实和现在的浅草区别不大,只要把附近的药妆店,以及[可以使用支付宝、微信支付]的标语去掉就七七八八了。

正男在回家路上碰到了菊次郎夫妻,菊次郎太太正在教训抽烟的高中生。

“你们怎么能抽烟,有去好好读书吗?你们再这样下去,当心变得和这个人一样。”

菊次郎太太口中的“这个人”指在一旁吊儿郎当的丈夫菊次郎。

看《菊次郎的夏天》这部电影时,都说虽然慢悠悠,但看起来也不无聊。

这种感觉是导演的诡计,电影节奏很快,只是配乐慢,菊次郎太太教训完抽烟高中生后,和回家的正男旁边,聊上两句。

短短六分钟,就交代菊次郎、菊次郎太太、正男的性格以及大致家庭背景。

正男父亲不知道是死了还是抛妻弃子,而母亲外出打工,一个人跟着奶奶住,性格并不算活泼开朗。

菊次郎的家庭中母亲跟着别人跑了,菊次郎妻子家里结了三次婚,并且性格上来说菊次郎是比较怕妻子,因为妻子比较强势。

如此多的元素并不是一股脑的都灌输给观众,相反安排得很巧妙。

“他母亲呢?”

“好像出去干活了。”

“怎么可能,肯定是跟着别的男人跑了。”

“又不是你妈妈。”

“说什么呢,你家的不也结了三次婚吗。”

“要你管。”

“我也不要你管啊,傻子。”

这段对话是菊次郎夫妻拌嘴时的话,久下白所饰演的菊次郎,明明很凶悍,但此时好像赌气的小学生,让人好笑,又感觉这对夫妻感情挺好。

仔细想想台词,菊次郎太太年轻时肯定是跟着母亲,母亲结婚三次,两个继父,菊次郎也是从小被母亲抛弃,真不是欢乐的事,偏偏用这种方式悄无声息带过,影厅的观众很多都没有注意到这点。

正男回到家,家里没人,奶奶要上班,但给正男准备了食物,吃完东西,正男换上一身衣服,拎着足球来到球口空地。

平时很多人的空地此刻一个人都没有,夏日假到足球班也放假。

失落的正男回到家,去找小伙伴要么是不在家,要么是正好跟着父母准备出去度假,所以正男也问奶奶父母的事。

奶奶告诉正男,爸爸死了,妈妈正在为了你工作,好好读书等你长大,什么地方都可以去。

第二天,奶奶烹饪好食物后就出门工作,奶奶是在人形烧糕点店铺上班,正男又是一个人在家,电影没有用特写或者是心理活动,亦或者强烈的对比来表达小男孩的孤独,但这段剧情一出来,都感觉正男是挺孤单。

有快递到了,独自在家里画画的正男要找奶奶的印章来确认签收,岛国传习华夏文化,现如今依旧对印章非常看中,一般人家中都有实印、银行印、认印,前两者都是需要认证,后者不需要就用于信件和包裹签收。

正男就需要找到认印,在翻找时候,正男找到了母亲的照片,以及寄来照片的地址,他居然有了个大胆的想法。

将作业转到书包里,揣上地址,他准备去找妈妈。

目录
只爱不婚:禁欲总裁撩上瘾穿越六十年代之末世女王荒野直播间勿念爱人情深愿爱不负心安农门丑妻
返回顶部